中华血泪史-日本侵华铁证,北京密云县「人圈」的悲惨纪录

Nov 17, 2022 Off By 王红燕

[导读]从一九三三年开始,侵华的日军对北京丰滦密地区进行了长达13年的野蛮侵略,一直到1942年3月底,日军在现在的北京密云县潮河以北的地区,设立了四合堂、对营子、大甸子、火石岭等二十九个「人圈」,日军残酷统治致使密云地区的人口数量骤减.据统计当时人圈中每5个人就有1个死亡和受伤,其伤亡率和二战死伤比例最高国家前南斯南夫持平。

密云县「人圈」还原图

在蔡家甸村党支部办公室中,书记蔡德忠曾拿出一本发黄的手抄蔡家甸村村史。这部于一九六二年初集全村之力编写完成的村史,详细记载了蔡家甸村民抗日斗争的历史,也记载了日本军队设立「人圈」的非人罪行。关于这一本村史,蔡德忠书记曾介绍,它是根据经历了抗日战争的蔡家甸村民们口述材料编写的。村史编写完成之后,并在全村大会上被宣读,里面的每一个细节,鬼子和汉奸的每一桩罪行都是经过全体村民集体认可的。

日本军队实行『人圈』统治时所修建的旧城墙

密云县山城子镇小山村蔡家甸村南口,有一段石头垒起的旧城墙,只有一米多高,现在的村民们已依着旧墙盖起了瓦房。这就是在一九四二年前后,日本军队实行『人圈』统治时所修建的旧城墙。原来这里就是『人圈』南门的门洞,在东面和北面还各有一个『圈』门。

讲述人:李素珍83岁---恨不得手撕了鬼子

李素珍老人的姑姐惨遭日军蹂躏,想起往事,她说恨不得撕了鬼子兵才解恨

在我十三岁那年,当时作为童养媳嫁到蔡家甸。随后日本鬼子驻扎在曹家路村,离我们村这里很近,隔上三五天就来村里祸害。村民听说鬼子兵要来,村里面的女人们不论大小都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躲藏。如果时间允许,我们就跑到山沟里面藏起来,等日本鬼子兵走了再回来。

而曾有一件事,我到现在都忘不掉。「人圈」中家家户户都不让关门,当时为了免遭日本鬼子和汉奸的祸害,村中的女人们都故意用锅灰把脸抹得黑黑的,但是这样还是有很多女人也难以倖免。在1940年的一天里,我的姑姐就没能躲过日本鬼子的魔爪,被六七个日本鬼子糟蹋了,从那之后,我姑姐就站不起来了。许多妇女被日本鬼子祸害后都上吊了。这种惨事,在鬼子「人圈」里是经常发生。一直到现在,我想起这些往事,都恨不得撕了鬼子鬼子兵才解恨。

讲述人:郝俊元84岁---看你不顺眼就可能杀你

84岁的郝俊元老人控诉日军罪行

我曾是山城子龙王庙村的人。日本鬼子在「人圈」里随意的杀人,每隔上几天就会看到有村民被杀,哪怕是走在路上,经常都会看到无辜杀死的人被扔在路边。我曾经的一个远房舅舅,就是被突然闯进家的日本鬼子用枪打死在床上。听父亲讲他是「在点儿」的(给八路军送过军鞋、送过情报的人),后来被汉奸告了密,才被日本兵杀的。

而在「人圈」里,鬼子杀人的名目很多,哪怕单是看你不顺眼,随时就有可能枪杀你。处在「人圈」里尤其是不能跑,你逃跑,鬼子和汉奸们就会认为你串通八路军,拿起枪就打。所以,在圈中村民们平日都尽可能不出门儿。

讲述人:李成廉83岁---死的最多的是孩子

83岁的李成廉老人指出当年「人圈」城墙旧址

三间马架房,四面没有墙,冬夏都难熬,人人愁断肠!这一首民谣就是当年在「人圈」生活真实的写照。在「人圈」之中,经常几个村的中国老百姓都挤在一起,到处拥挤不堪,而环境又脏又乱,污水那是到处横流。如此恶劣的居住环境和极差的卫生条件,导致了瘟疫蔓延四起,这可是在「人圈」里是最可怕的。从1939年到1945年六年中,蔡家甸村的「人圈」里闹了很多次瘟疫,而每次都会死很多人,其中,死得最多的自然是孩子。

人圈的出口都由日本兵把守

特别是1942年夏天闹的一场瘟疫,在刚开始传播之时,死去的成年人接二连三地被抬出圈外,而小孩子们死了没人抬,很多就被扔在「圈」外的大墙边,尸体堆积在一起,太惨了。再到后来,村里的人们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甚至许多人在抬尸体的路上也倒下死去。83岁的李成廉流着泪回忆到。

讲述人:邓玉芬79岁---英雄母亲,拒入人圈

英雄母亲邓玉芬

在日本兵「人圈」中,被奴役的中国老百姓们从来也没有停止过反抗。而在他们中间,有的人宁死都不肯进入「人圈」,有的人则从「人圈」中逃脱后参加了八路军,还有许多的人在「人圈」中为抗日武装做军鞋和递情报。面对着日本鬼子的屠刀和汉奸叛徒的威胁,他们从来没有屈服过。

英雄母亲邓妈妈叫邓玉芬,是密云县的一位普通农妇,更是一位极其伟大的母亲。当年拒绝入人圈的邓妈妈将自己的5个儿子全部送入抗日游击队和他的丈夫一起,抗击日军,自己则带领这个幼子躲进了深山之中生活。加入游击队的5个儿子和丈夫全部战死。

坚强的邓玉芬顽强地在深山之中生活,终于等到了日本鬼子投降的那一天。而这位普普通通的中国农村妇女,为了打败日本军国侵略者,无私地献出了自己六位亲人的生命,邓妈妈的事迹在北京密云、丰宁以及滦平地区被广为流传。

在1961年春节,邓玉芬光荣地出席了北京市烈军属代表大会,并接受到了彭真、刘仁等国家领导同志的接见。邓妈妈晚年也得到党和各级政府关怀的照顾,于一九七零年二月五日去世,享年七十九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