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军一战把小日本打得服服帖帖,让其在上千年里不敢再出来撒野

Nov 18, 2022 Off By 王红菊

隋末唐初之时,朝鲜半岛正处于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时期。三方都有统一半岛的野心,但都没有足够的实力吞併对方,于是便有意在国际上寻求援助,这其中就包括大唐政府和日本的大和政府。早在秦汉时代

,高句丽就曾属汉朝的辽东地方政府,只到了南北朝时期,他们趁着中原大乱之时,脱离了中央政府。公元六世纪末,隋朝统一中原后,有意将其收复,隋炀帝杨广遂发动了对高句丽的战争。

对隋朝这个不请自来的贵客,百济和新罗当然表示热烈欢迎,于是两者都向隋朝纳贡称臣。新罗是想借隋朝彻底灭了高句丽,所以就积极配合隋朝进攻高句丽的南部地区;百济则耍起了两面三刀,暗地里不断向高句丽提供情报,千方百计给高句丽留后路。由于隋朝自己后院起火,大隋政府在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浪潮中退出了历史舞台。

这样,新罗在朝鲜半岛就被彻底孤立了。遭到百济和高句丽的联手打击,国土面积不断缩水。被欺负狠了的新罗向中原新贵唐朝求援,百济不甘示弱,也找了上了日本大和政府。这样在东亚地区就形成了以高句丽、百济和日本为一方,唐朝和新罗为一方的格局。

唐高宗永徽六年(公元655年),新罗国王金春秋向唐朝告急,说高句丽、百济、靺鞨

联手,悍然侵占了新罗三十多座城镇。唐高宗在下诏调解无效的情况下,决定出兵干涉。但唐军并不是直接救援新罗,而是派出程名振、苏定芳、薛仁贵等将领率军攻打高句丽,试图牵制其兵力以减轻新罗的压力。可此举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百济看到唐军攻打高句丽,他们也卯足了劲向新罗发起进攻。

新罗再次向唐朝政府告急,请求派兵支援。唐高宗遂任命左武卫大将军苏定芳为神丘道行军大总管,率领水陆大军十多万人,从成山(今山东荣城)渡海攻击百济,把战火直接烧到对方的国土。新罗看到大唐为自己撑腰,马上组织了五万人马对百济形成犄角之势。其时,正值百济发生内讧,加上国王扶余义慈以为唐朝那边只是喊喊口号,不会动真格的,因此,其国内一点动员准备工作也没做。至此,光一个唐朝军队他们就难以抵挡,何况是两面夹击。因此只用了十天就搞定了百济,由于事态进展太过神速,还没等高句丽和日本这两个盟友做出反应,百济人已经成了亡国奴。随即,唐朝政府在百济设置了熊津、马韩等五个都督府,交由当地人管理。

灭了百济后,唐朝大军凯旋回国,留下中郎将刘仁愿率领数千人马留守百济城,大唐中央政府委任左卫郎将王文度为熊津都督,不料,王文度辜负了组织上对他的期望,竟然死在了上任的途中。于是,只好改派刘仁轨过去。

百济国王的堂弟扶余福信本来已经接受投降,可当他看到唐军主力回国后,贼心萌生,与一个叫道琛的和尚串通一气,组织残余势力进行造反,并得到百济民众的响应,一时间烽烟再起。

为了让自己的斗争更具有合法性,以达到其复国的美梦,扶余福信于唐高宗显庆五年(公元660年)十月派人到日本

,请求对方放回在日本做人质的百济国王子扶余丰,并向日本提出请求军事援助。为了扩大自己在东亚地区的影响力,同时也是为了缓解国内政治、经济等带来的压力,转移国内矛盾,当时的日本齐明天皇做出了护送扶余丰回国和出兵百济的决定。十二月,齐明天皇带领太子中大兄等人在日本沿海的难波城设立了战时最高指挥部。次年,将指挥部移至九州西岸,齐明天皇在与百济隔海相望的盘濑设置行宫,以便随时掌握前方的第一手资料。不料齐明天皇因劳累过度死在了工作岗位上,公元661年7月,太子中大兄继位,史称天智天皇。

天智天皇上任不久,就调兵遣将命阿昙比罗夫、阿倍比罗夫、素田来津分别率领前、后军及别动队向百济进发。随后又派两员大将狄井槟榔和朴市田来津率五千特种兵护送扶余丰回国即位。

此前,当扶余福信起来造反时,刘仁愿率领的当地驻军由于人少,被百济叛军围困于百济城。刘仁轨按照中央指示,接管王文度的旧部与新罗军合力救援刘仁愿部。唐、新联军一路厮杀,直达百济城下,百济城之围至此而解。此时的战争形势极其微妙

,朝鲜半岛分成了两个战场。在北方战场,高句丽与唐军基本上形成了对峙,由于受地形环境的限制,唐军进展始终不大;在南方战场,由于有日本远征军的介入,战场形势已经转向百、日联军方面。而日本人的到来,就像给百济人打了鸡血,抵抗运动再度兴起,使得唐、新联军迅速转入守势。得到喘息机会的百济方面,却因形势变好而发生内讧,新上任的国王扶余丰把极力拥立他的扶余福信给杀了,扶余福信的部将黑齿常之一怒之下带领手下投奔了刘仁轨,此举不但严重削弱了百济的抵抗力量,也使他们的士气大受打击。扶余丰虽然是百济国王,但是百济复兴军的实际领导人却是扶余福信,因此,扶余丰杀了自己的堂叔无疑是在自毁长城。可他也是出于无奈,日本不惜血本出兵百济,并不是为了帮助百济复那么简单,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因此可以说扶余福信实际上是死于日本人之手。

唐高宗龙朔三年(公元663年)六月,日本天智天皇命令以毛野稚子为首2万7千多日军向新罗发起进攻,并随之夺取了沙鼻岐、奴江两座城市,切断了唐军与新罗之间的联系。不久,由孙仁师率领的唐朝援军也渡海到达熊津,与刘仁轨胜利会师,唐军势力大增。刘仁轨随即召开作战会议,刘仁轨在会上提出:「周留城是敌军的巢穴,我们要採取擒贼先擒王的办法,一举拿下周留,其他各城就会不攻自破。」既然领导已经定了调子,大家自然只有热烈拥护的份,于是会议算是取得了一致,各部队回去分头准备。

周留城修筑在白江河口上游左岸的一处山地上,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山峻溪隘,属易难攻之地。按照刘仁轨的部署,由刘仁愿、孙仁师和新罗国王金法敏负责从陆路进攻;刘仁轨、杜爽率领唐军水师会同新罗水军由熊津江入白江口,溯江而上,准备从水上发起攻击。唐、新联军从陆路三面围攻周留城,收到告急文书的日军马上从海上赶来增援。虽然周留城遭到三面围攻,但只要百济坚守周留就能确保白江一线的航道安全,那么整百济就能得到日本从海上的支援。反之,白江也是周留生死存亡的生命通道,因此,白江就成了双方必争之地。

唐、新水师首先抵达白江口,日本海军也从海上进入了白江,两军终于在此遭遇。

从双方实力看,大唐水师有7千余人(一说4千多人),大小战船170艘;日本方面有2万余人,战船超过1千艘。在人数和战船数量上远远超过唐军,但是在船上的日军却是步兵多过水兵,加之我国隋唐时期的造船技术在世界处于领先水平,船壁高而异常坚固,设计精良而实用,日本的兵船与之比较,就显得简陋且寒酸多了。武器装备方面也远优于日本,而且唐军训练有素,水上战法也趋于成熟。可日本人有一条,敢玩命!他们想凭借数量上的优势把唐、新联军打个屁滚尿流,最起码也要吓对方一个脑子进水。于是日本人首先发起攻击,唐军则凭借着优良的装备,占据风向和水流有利于自己的位置,用弩机予以还击,由于在此之前日本人还未从中国偷师学艺,各种装备简陋得很,那些将士身穿的胄甲在唐军的利箭面前就像纸煳的一样,一箭一个透心凉。这还没完,刘仁轨显然熟知「火烧赤壁」的战例,命人不断向敌船发射火箭(用棉花蘸上燃油点燃后射出去的箭杆,不是现代的火箭)。由于唐军舰高船大,日本的舰船既矮又小,日本人想凭借人数的优势也无从发挥,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爬上唐军的战船,因此日军人再多也无法在海展开白刃战,日本战船就成了流动的棺材,里面的人只有等死的份,日军被溺死、烧死不计其数。经过四次交战,日本水军几乎损失殆尽。

负责守卫周留城的百济王子扶余忠见日本远征军遭到覆亡,为了活命,只好带领他的属下出城投降。其他各地的日军听说自己的主力玩完以后都不寒而粟,不过那个时候日本人好像还没有养成用刀捅肚子的光荣传统,纷纷乘船逃回了日本老家。见势不妙的扶余丰也逃到了高句丽,正如刘仁轨战前意料的那样,百济各城纷纷望风而降。

小日本经此大败后,在数百年时间里不断派人(日方称为遣唐使)向唐朝拜师学艺,逐渐形成了其一整套政治、经济、文化制度,使得日本几乎就是唐朝的一个「具体而微」的翻版模型。直到公元1592年,丰田秀吉再次侵略朝鲜,在近千年之间日本一直不敢向中国叫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