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原住民「手撕鬼子」,用生命换得骄傲(《赛德克巴莱》影评)

Nov 22, 2022 Off By 王红阳

"拿生命来换图腾印记。那拿什么来换回这些年经的生命?" "骄傲!"

1895年甲午战争,北洋舰队陷落、清政府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日本趁机将宝岛台湾占为己有,在击溃了台湾各地军民自发的抵抗后,日本开始着手发展台湾,包括採矿、工业、教育、交通。然而在台湾中部的茂密丛林中,生活着以狩猎为生的高山原住民——赛德克族,男人打猎跟汉人交换物资,女人生孩子编织彩衣,每个男孩子必须取得敌人的首级,才算是成为真正的德赛克巴莱——即勇敢的人,这种成人礼叫做血祭祖灵,只有完成血祭祖灵并在脸上纹有图腾,才能在死后走上彩虹桥,获得心灵和灵魂的归依。每个部落都有着自己传统的狩猎领地,彼此间也会为争夺领地和猎物互相攻击。影片的开场就是年轻时的莫那鲁道,跟道泽部落争夺野猪,同时杀死对方战士,完成血祭的桥段。随后在跟汉人去交换物品时,莫那鲁道率领部落青壮年伏击道泽部落的铁木瓦利斯,这些都充分说明部落间世世代代延续下来的仇怨,也为后续道泽部落与日本人共同进攻马赫坡部落埋下了伏笔。

日本击败台湾军民的抵抗后,倒下的"台湾民主国"国旗

如此崇尚武力和自由的部落,自然不会接受日本人的统治。于是在日本人进入部落区域,打算修筑铁路、勘测矿产、获得木材的时候,遭到了各个部落的伏击,这其中,最精彩的莫过于马赫坡的莫那鲁道在大止关两侧击杀日本军队的战役。但因为军力的差距,无奈之下只好臣服于日本人的统治,就这样过了整整二十年。

不甘心却又不得不臣服的莫那鲁道

我到底算是日本天皇的子民,还是赛德克巴莱的子孙?信仰的是太阳还是彩虹?死后是要进日本人的神社,还是去赛德克人的祖灵之家?是达奇斯,还是花冈一郎?

赛德克人在接受日本现代文明的同时,面临着自我迷失。日本人对台湾地区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仅以雾社为例,开辟了铁路交通,修建了新式的房屋,普及了教育、邮政、医疗。在带来文明的同时,原住民们却饱受屈辱,男人靠蛮力扛木头赚钱,不能再驰骋山林追逐猎物;女人给日本人做佣人带孩子做家务,不能再编织彩衣。与此同时,一些原住民被日本文化所同化,开始接纳日本的现代文明。

日本殖民后,在树林中劳作着的原住民

在日本留过学的花冈一郎和花冈二郎,内心充满了困惑——他们被族人视为背叛了祖先,想把自己变成日本人,但在日本人当中又不被完全接纳,夹在两者之间受尽了冷嘲热讽,可他们希望自己的后代,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成为真正有文明的人,只好默默忍受这一切,然而这一切的幻想都在雾社的战争中变得烟消云散。

教授孩子日语的达其司

最终,他们自我迷失,因为在灵魂上无所依归,最终的解脱只能是变为自由自在的灵魂,而不必在两者中痛苦地选择手持原住民的弯刀已日本武士切腹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纠葛的生命。

手持弯刀剖腹的达其司

当日本统治部族近二十年后,巴万那威对那个曾经反抗过日本人的莫那鲁道说道:

"莫那头目,我祖父说你年轻的时候是个勇士。"

一脸刀疤却也渐渐褪去杀气的莫纳回应道:

"你祖父说我年轻的时候是个勇士?那我现在仍然是个勇士,他知道吗?"

莫那鲁道在最初抵抗失败后,曾经去过日本,看到过日本的军队和国力,他很明白清楚去抵抗,会发生什么。然而他却选择抗争。赛德克巴莱可以输掉身体,但是一定要赢得灵魂!

隐忍了20年的莫那鲁道对达其司说道

在笔者第一次接触这部电影时,更多的是一种不理解。在真正爆发起义前,总是将莫那鲁道想当然的看作德川家康式的人物,但是,随着完整的观看了影片后,才发现,文化、习俗、信仰的不同,使我低估了这个古老的民族。

的确,慷慨赴死、无所畏惧叫勇气,可我们有没有想过这是一种"骄傲"。当一个高等文明向一个低等文明炫耀力量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如此的回答"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们看看野蛮的骄傲!"正是这句话,贯穿了整个影片。

当粮食渐渐消耗殆尽,当日本人的军队逐渐汇聚,当战斗人员逐步减少,当道泽部落加入日本军队的阵线,当日本人使用残酷的化学武器……一切都显示莫那鲁道的起义就要失败时,母亲和妻子为男人准备好食物便在家中集体自杀,只为了把粮食节省下来;年少的孩子,面对敌人没有一丝迟疑,抱着他跳下山崖。而男人们跟随莫那鲁道发起了最后的抗争,在燃烧着大火的森林中,勇士们从树林里冲出,在炮火中迎来了他们最后的光荣,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展现了整个部族传承上千年的"野蛮的骄傲"……

冬天悄然逝去,又是一个新的春季。在台湾原始森林中,原本发誓要一天拿下雾社的镰田弥彦,至此也不得不衷心佩服莫那鲁道的抗争:

"三百名战士抵抗数千名大军,不是战死便是自尽……为何我会在这遥远的台湾山区见到我们已经消失百年的武士精神?是这里的樱花开得太红艳了吗?"

最后,一部分在收容所里的族人被小岛源治的道泽部落,以为铁木瓦利斯报仇为由屠戮了收容所内的老弱遗族。而最后仅剩下来的一小部分族人被强制迁往日本北信浓的川中岛300多年囚龙禁虎之地,来让日本战国最着名的战场保留赛德克的血统。

在台湾中部樱花林中感叹的镰田弥彦

《盗梦空间》里男主角向她的妻子植入了一个小小的意识,最终造成了她妻子的死亡。其实,我们脑海一个小小的意识,最终就会造成很多无法估量的结果。赛德克人以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传承了千年的传统习俗,是否值得,我们也无法得知,只知道他们的精神却永远存在于这片猎场中,我们的大地里。

影片最后的一幕,同一片天空下的彩虹

其实正如影片宣传海报中所写的那样——当信仰彩虹的赛德克族,对上信仰太阳的日本大和民族,双方各执立场而战。只是无论是信仰彩虹,还是太阳,他们所信仰的,是同一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