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对非洲投资「无法和中国相比」

Nov 16, 2022 Off By 王红莲

位于纳米比亚海滨地区的中广核湖山铀矿离子交换塔。新华社

辛巴威工业部部长毕玛说:「中国工业化的经验值得非洲国家学习,我们不光要从中国引资,更要引智,把中国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发展的智慧和经验引进来」

本报记者金正吴宝澍王攀王成发自奈洛比、广州、福州

对于中国民营企业南方石化集团董事长肖亮平来说,国际石油价格的下降并没有改变他投资非洲的决心。9月7日,该企业正式签约刚果(布)邦佳·佳柔油田开发项目,投资金额36亿美元,预计3年内年产能将达到400万吨,未来企业还会在天然气开发与石化领域展开布局。

在9月8日闭幕的第二届对非投资论坛上,广东与埃及、南非、衣索比亚等7个非洲国家签署了9个重点经贸投资项目合作协议,协议金额超过25亿美元。

作为仅次于东亚和南亚的最具增长活力的地区,非洲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新的一极。为了在这个巨大的发展机遇中「分一杯羹」,近年来日本、印度等国也纷纷加大对非洲的援助和投资。但对非洲国家来说,与中国的合作或许更具吸引力。

非洲转型发展的重要伙伴

「我们过去十年从未缺席中国投洽会,希望来吸引投资,更希望学习中国经济发展的经验。」在刚刚落幕的第十九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上,辛巴威工业部部长毕玛的行程表安排得满满当当——从2016国际投资论坛到投资非洲高级论坛,再到辛巴威项目推介会,毕玛不放弃任何一次向投资者宣讲的机会。

毕玛到中国的次数,多得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他说,辛巴威从2003年就开始实施「看东方」的政策,加强与亚洲国家特别是与中国的合作。2015年,中津双边贸易额达13亿美元,中国在辛巴威投资1.8亿美元,涉及农业、基础设施等多个领域,已经成为辛巴威最大的投资国。

这只是中国在非洲参与投资建设很小的一部分。根据「中非发展基金」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非贸易2220亿美元,到2020年,中非贸易规模达到4000亿美元左右。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经有3100多家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经营,中国对非各类投资存量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

2015年12月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尼斯堡峰会召开,掀起了中非互利合作的新热潮。此后中方全方位参与非洲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建设。中国同埃塞、埃及、奈及利亚、辛巴威等6国签署了国际产能合作框架协议。目前,一大批铁路、公路、港口、机场、供电、供水和通讯等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正在有序推进。中国提供融资支持和建设的非洲大陆首条电气化铁路阿迪斯阿贝巴—吉布地铁路即将全线通车,蒙巴萨-奈洛比标轨铁路预计明年交付使用。中国和东非6国共建「东非信息高速公路」已达成共识。

目前,中非产能合作基金已开业运行,首批资金100亿美元,通过以股权为主的多种市场化方式,重点服务非洲「三网一化」建设。非洲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贷款增资也已到位。

融资和投资合作成新景象

约翰尼斯堡峰会后,中非合作出现了以融资和投资合作为主的经贸往来新景象。

在金融合作和融资方面,近年来,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大型商业银行大力也推进非洲分支机构建设,积极开展相关金融服务和国际合作;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以及中非发展基金、非洲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贷款等大力开展政策性和商业性投融资服务;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向对外贸易和对外投资提供保险。走进非洲的中国金融企业逐渐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的金融服务体系,有力支撑了中国企业「走进非洲」。

于2007年6月开业运营的中非发展基金,主要从事股权投资和投资谘询业务,为到非洲开展经贸活动的中国企业提供融资支持,为相关企业提供管理、谘询、资产重组、併购等业务。2015年12月,中国政府宣布将为中非发展基金增资50亿美元,使其总规模扩至100亿美元。

据不完全统计,约翰尼斯堡峰会结束至今年7月,中非之间签署各类合作协议共计182项,涉及金额共计325亿美元左右,其中商业贷款共计约291亿美元,占协议总额近90%。投资合作正在成为中非经贸合作的主要动力,中非经贸合作提质升级进入了新的阶段。

肯亚非洲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莱玛·森贝特在出席8月12日举办的中非媒体智库论坛期间指出,「中国已经成为非洲转型发展的重要伙伴」。森贝特表示,非洲大陆的资源非常丰富,而中国又是非洲当前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非中之间的合作不仅限于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双方的合作是多方面、多层级的。

从接受援助到招商引资

互利共赢,是出席第二届对非投资论坛中外代表谈得最多的词汇。事实上,从单纯的中国「提供援助」到非洲「招商引资」,中非之间的合作观念正在悄然生变。

「中国对非投资如今不仅仅局限于基础设施的建设,更多的中国企业在投资工业设备的同时,也在帮助非洲自身提升产业能力和环境,这非常重要。」狮子山投资与出口促进局董事会主席奥卢尼伊·罗宾-科克尔说。

"中国有很多的技术和资金,而非洲有很多的水、土地、能源等资源,双方优势互补,可以促进两个地区的共同繁荣,这简直是一个完美的结合。」狮子山一家生物能公司负责人尼克·布里奇斯说。

在悄然发生的变化之中,中非两国企业家们对那些认为「中国在掠夺非洲」的观点嗤之以鼻。罗宾-科克尔说,非洲必须通过创新实现发展,而这就需要借鑑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先进做法和经验,「中国企业在过去的30多年里形成了一批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的产业和优势产能,他们在农业、制造业和清洁能源等方面的经验适合非洲国家借鑑并实现本土化创新」。

肖亮平说,非洲在能源领域对中国投资的欢迎,主要也是因为看中了中国企业的技术与成本优势。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企业当前使用的是全球领先的勘探技术与成果,开发成本相对全球其他石油公司而言具有显着优势。「事实上,在产业优势面前,一些外国石油公司也在寻求中国合作伙伴一起进军非洲市场,中非合作给世界带来的将是多赢的局面。」

「不光引资,更要引智」

如今,聚焦非洲工业化升级、寻找投资非洲机遇,已成为热门话题,而非洲国家也在寻找「中国方案」。

「辛巴威正在学习中国发展经济特区的经验,并选择了基于『初级产品附加值和选矿』的发展思路。」毕玛说,辛巴威工业化发展的路径选择,与近年来同中国日益密切的互联互通,以及中国政府和企业的支持密不可分。

衣索比亚将工业园建设摆在本国工业化乃至经济发展的优先领域,并曾就工业园的标准及模式与中国交换过意见,以吸取后者的成功经验。该国财政与经济发展部部长艾哈迈德·士德说:「中国的中小企业近年来发展迅速,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欢迎中国企业到衣索比亚投资,也能让本国企业近距离学习发展经验。」

在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尼斯堡峰会上,中国承诺将积极推进中非产业对接和产能合作,鼓励支持中国企业赴非洲投资兴业,合作新建或升级一批工业园区,并向非洲国家派遣政府高级专家顾问。

「目前非洲面临前所未有的工业化发展机遇,中国有很多经验可以与非洲分享。」联合国工发组织中国南南工业合作中心主任郭力表示,中国稳定的政治环境、强有力的政府领导、因地制宜的发展规划、高效率的执行力,都是非洲国家工业化过程中可以汲取的营养。

「中国工业化的经验值得非洲国家学习,我们不光要从中国引资,更要引智,把中国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发展的智慧和经验引进来。」毕玛说,对于非洲国家发展面临的普遍性问题,中国大都可以提供借鑑方案,因为中国也曾面临类似问题,并且已经用实际行动做出了表率。

日本投资「无法和中国相比」

面对非洲的发展机遇,日本也不想错过。不过,有专家指出,长期以来,日本对非洲的贸易和投资规模都很小。2014年日本对非投资达14.65亿美元,仅占日本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1.3%。近年来,日本对非贸易额基本都低于其全球对外贸易额的2%。

非洲联盟委员会副主席里亚斯塔斯·姆温查对本报记者说,虽然日本产品在非洲很受欢迎,但是日本公司并不十分热衷于在非洲投资,「日本公司在回避非洲」。摩洛哥外贸银行总裁奥斯曼·本杰隆表示,日本在非洲投资太少,且日非之间的贸易极不平衡,「钱一直从非洲流出去,却很少从日本流进来」。

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理事长石毛博行介绍,目前在非洲运营的日本企业只有687家,不足全球范围内7.1万家日本企业的百分之一。他指出,日本企业在非洲发展,外汇风险仍是最严重的挑战。此外,税负、转帐及通关手续烦琐、基础设施不足、工资增长、中层管理人力资源缺乏、部分非洲国家的社会治安问题等也掣肘日本企业在非发展。

南非煤电厂投资人马洛马说,日本人对非洲认识太少,不相信非洲投资者的潜力,虽然每年日本要出口大量的汽车和重型机械到非洲,但是日本公司却拒绝在非洲投资。肯亚国家规划部前经济顾问麦可·切格认为,日本在非洲的投资项目从数量和规模上,都无法和中国相比。

文章来自:国际先驱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