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玩「无投票选举」是民主进化还是奇葩 ?

Nov 16, 2022 Off By 王红莲

所谓的「先进民主国家」,没有了选举会是一幅什么模样?日本实行全方位的地方自治和民主选举,上至国会议员小至寥寥数十人村庄的村长,皆需通过选举来确定。有意思的是,如今无投票当选开始成为日本政坛的新趋势,就连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在最近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大玩了一把无投票当选。而随着日本社会的变迁,地方政坛的无投票选举更是愈演愈烈,并开始走向极端。

日前,只有2000人左右的大分县姬岛村,迎来了村长的投票选举,却创造了日本的历史记录。只因该村时隔61年终于告别「无投票选举」。现任村长藤本与其父亲,均是无投票当选的好手,分别连任7届和8届,号称姬岛村的「父子双星」。

无独有偶,宫崎县诸冢村在去年春天时隔40年落下了无投票当选的帷幕。此外,山梨县早川町、鸣泽村等创造无投票当选神话的地方比比皆是。不仅是町村,无投票当选已经蔓延至日本各级城市。日本总务省的数据显示,2015年的无投票当选率为1955年以来的历史最高。全国41个道府县议员选举中的33.4%,也就是321人是无投票当选,这一数字也为1955年以来历史最高。全国89个市长选举中也有3成,也就是27名市长无投票当选。

看上去,无投票当选是民意整齐统一的体现,但从日本如今的政治生态看,背后的成因和情况却是复杂的。

首先,无投票选举折射出社会发展诸多弊病。这种现象的大量涌现,多被解读为选民的无限信任和放心託付,但实际情况或许并非如此。不少地方经历多年无投票当选状态后,同样不可避免地面临财政赤字、人口流失和减少、产业不振等发展通病,而无投票当选者是否执政有方也很难说。反对和不满的声音增多,正是这些地方时隔半个多世纪重现真正意义选举的直接原因。可以说,无投票当选现象的背后,交织着日本人口老龄化、地方过疏化等种种「后现代发展危机」。

其次,无投票选举也反衬出日本国民对政治丧失热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以来,各类口号一大堆,但大多调子高、效果差。安倍将精力放在修宪、军事化等方面,经济和民生难以真正获益,已经严重损害国民对政治的热情和积极性。特别是近年来政坛丑闻不断,勐料频频,民主政治的纯洁性和政治家的信誉满满碎了一地,也增加了选民对政治的冷漠。换句话说,对于日本民众而言,谁当选都无法有效解决现实生活的问题和困惑。

最后,无投票选举是日本地方政治已经渐入「瓶颈」的体现。无投票当选本是参选政治家眼中的「理想模式」,可日版的无投票当选更多是种病,得治!地方不管「肥」与「瘦」,执政都越来越成为日本政客晋身更高平台的工具与阶梯。地方政坛沦为「驿站」,对中小城市的衰落大势有害无益,难以真正回应选民期待的选举。无投票当选不是因为日本选民满意和放心,而更多是一种无奈。无论经济还是社会,日本各地都步入了积重难返的「泥潭期」,政治能否重拾活力也被打上问号。

如今,问题多如牛毛的日本,无投票当选更多是一种自暴自弃的对现实无奈之举,不是什么民主进程的「高级阶段」,民众对此也是唏嘘不已。毕竟,对选举都彻底丧失了热情和信心,改变国家前途命运的希望又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