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中日战争(历史的那些事~)

Oct 29, 2022 Off By 王红菊

甲午战争是19世纪末日本侵略中国和朝鲜的战争,当时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对外积极侵略扩张,确定了以中国为中心的「大陆政策」;而反观中国,「洋务运动」的失败就註定了清王朝的结束,当时的清王朝政治十分腐败,人民生活困苦,官场中各派系明争暗斗、尔虞我诈,国防军事外强中干,纪律松弛;而其他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逐步向帝国主义过渡,日本的侵略行径在一定程度上又得到西方列强的支持。

所以在1894年(光绪二十年)7月25日丰岛海战的爆发,甲午战争开始,由于日本蓄谋已久,而清朝确实仓皇迎战,这场战争以中国战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告终。

甲午战争倒地败在哪?要我说败在一个私字,私则弱,弱则败;抗日战争是全民族的战争,胜在一个公字,公则强,强则胜。

甲午战争几乎每一个阶段,从国力和军力等硬指标上看,清朝都有战胜日本的条件。琉球外交事件初起,清朝有先发制人,除患于未然的战略机遇;战争初起,清朝可集中海军主力主动出击直捣长崎,回头兜击日本舰队。陆军守平壤,大军入朝决战全歼日军;可惜清王朝没有看清楚事态的本质,不敢接战。

第二阶段,日军进攻辽东,清军可坚守大连、旅顺,北洋海军主力尚存,可抄后路,陆海夹击。即使五战尽墨之后,清朝还有坚守北京城,以待勤王之师,聚歼日军于东北、华北之间,同时外交策俄断日后路,或迁都再战的全胜选择。但是,它这一次机遇也没有抓住,惶惶奔逃,匆匆认输。中国清朝政府迫于日本军国主义的军事压力,1895年4月17日签订了《马关条约》。

由于日本所提《马关条约》条款过于苛刻,当时朝野多主张拒和、迁都、再战。为什么清政府不敢继续和日本打下去?一是辽东祖宗陵地已在敌手,怕遭羞辱,内心已恐;二是北京经营多年,有着无数的珍宝,怕再遭蹂躏;三是经历太平天国「誓杀清妖」,清廷对深入汉地心有余悸,迁都怕生不测。都是心病!权衡再三,赔款割地,负担是全国人的;迁都再战,损失的却是朝廷自己的珍宝,甚至有可能是朝廷本身。于是同意接受强盗的勒索!

此时的李鸿章,在大办洋务中发了大财,留美的洋务要员容闳说李「绝命时有私产四千万两以遗子孙」,其中相当数量的银子还存在「日本茶山煤矿公司」,他害怕继续与日本开战,自己的劣迹被揭露,于是不顾当时朝议和千秋骂名,上下其手,力排众议签下合约。李鸿章就是晚清统治阶层的缩影,它身上折射着的就是王朝颓废的死光。

在反思甲午战败的文章中,有关于北洋舰队装备落后,没有速射炮等说法。这个理由即使成立,也只能为甲午战争中黄海一战的不分胜负做解释。可是,另外四场陆地战役惨败怎么回事?

由六十余座炮台要塞群构成的旅顺口和大连湾防御体系,因地势险要,火力强大,被称为东方直布罗陀。即使清军在所有的地方都战败,它也应该在这里赢得一场绝对的胜利。

但是,清军总共只打出2发炮弹,多么可笑。主将早就弃阵而逃,士兵也都弃枪而散!一百多门崭新的克虏伯大炮、二百多万发炮弹、三千多万发子弹全部成为日军不战而胜的战利品和进攻中国的利器!

1901年光绪在诏书中说:「我中国之弱,在于习气太深,文法太密。庸俗之吏多,豪杰人士少……公事以文牍来往,而毫无实际。人才以资格相限制,而日见消磨。误国家者在一私字,困天下者在一利字」。这个「私」字和「利」字的含义就是腐败。政府和军事指挥者各怀私心,不可能总是掩耳盗铃地让一线官兵同仇敌忾。官兵私心一生,于是军心瓦解,一败涂地。

这是一种中国病——其根本原因是「统治阶层的颓废」,在中国古老政治肌体上引起的综合併发症: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文化的混沌、失衡、无措、衰朽——我称之为「政治植物人综合征」,病症如「眼」科:视野短浅,目光狭窄;「心」「脑」科:思维陈旧,苟且偷安;「精神」科:没有核心价值观,萎靡不振,畏敌如虎;肢体部分如官僚病:自私自利,腐败无度;文人病:文弱无耻,空谈漫议;军人病:贪污浪费,惜死顾身。其他还有如富贵病——贪图安逸享乐的生活;社会病——全民腐败堕落等。

力由心生。心已败,何来力?

边界冲突军事失利,晚清只求战事早日结束,甲午战役就此变成甲午战争。签下《马关条约》,晚清以为日本心满意足,日本却由此生发灭华之心。

《马关条约》(又称《春帆楼条约》)共11款,并附有「另约」和「议订专条」。条约的主要内容为:

中国承认朝鲜「完全无缺之独立自主」;实则承认日本对朝鲜的控制;

中国将辽东半岛、台湾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包括钓鱼岛)、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

中国「赔偿」日本军费白银两亿两;后增加三千万两「赎辽费」;

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四地为通商口岸,日本政府得派遣领事官在以上各口岸驻扎,日本轮船得驶入以上各口岸搭客装货;

日本臣民得在中国通商口岸城市任便从事各项工艺制造,将各项机器任便装运进口,其产品免征一切杂税,享有在内地设栈存货的便利;

日本军队暂行占领威海卫,由中国政府每年付占领费库平银五十万两,在未经交清末次赔款之前日本不撤退占领军;

本约批准互换之后,两国将战俘尽数交还,中国政府不得处分战俘中的降敌分子,立即释放在押的为日本军队效劳的间谍分子,并一概赦免在战争中为日本军队服务的汉奸分子,免予追究。

这一条约的签订,让中国丢了朝鲜,台湾等大片领土,国家领土主权遭到严重破坏,也为帝国主义瓜分中国做下铺垫(堂堂大清帝国连一个小日本都打不过,别人能放过你吗?)

赔款两亿三千万两白银(其中三千万两是后加的赎辽费),这是什么概念?当时清政府一年的总收入也就是4000-5000万两,也就说这一仗打的清政府五年不吃不喝才能还清日本的赔款,举一个简单的数字来说一下两亿万千万两是什么概念,折合现在单位,是一万一千五百吨,假如一节火车箱能拉100吨,要115节车厢才能装下,115节车厢里装的满满的白银就这样白白陪给了日本。

所以,国家强才能不会重蹈覆辙,我们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时代使命。甲午一代、抗战一代、建国一代、改革开放的一代,像接力棒一样,把民族复兴的伟大使命传递到我们的手上。我们责无旁贷,只有竭尽心力,打赢新时代的「心」战争,为先辈们的中国梦守灵,为今天的中国梦护航,为后人的中国梦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