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日记——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名人(六)大久保利通

Nov 21, 2022 Off By 王红建

经过上面几期的介绍,我们对日本明治维新前期的几个关键人物都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一期我们介绍的是明治维新最主要的政治家,真正奠定了明治时代日本发展方向的人,被称为维新三杰之一的——大久保利通。

大久保利通(おおくぼとしみち,1830-1878),生于日本萨摩藩(今鹿儿岛),原为武士,日本明治维新的第一政治家,号称东洋的俾斯麦。为了改革翻云覆雨,铁血无情,不论敌友,挡在他前进道路上的只能是灰飞烟灭。

一、萨摩藩经历

1830年9月26日,大久保出生在萨摩藩鹿儿岛下加治屋町的一个下级武士家庭,大久保的外祖父是一个颇通海外事务的兰学家,父亲大久保利世是一个开明藩士,大久保利通自幼便深受他们的影响。

大久保自幼聪明奋发,17岁时便被任命为藩记录所的助理。但19岁那年(1849年),因藩主继位人选问题发生骚乱,开明的岛津齐彬一派失势,其父受株连被流放,大久保本人也被罢官,其母和三个妹妹的生活,全由大久保独立承担。

这时期,大久保逐渐与同乡西乡隆盛,还有吉井友实、伊地知正治、有马新七等四十余人结为密友,组成了名为「精忠组」的政治团体,经常聚会在一起讨论天下大事。其中西乡、伊地知正治、有马新七等人都成了幕末维新时期的风云人物。

后来,在幕府老中阿部正弘的支持下,岛津齐彬终于当上藩主,大久保复职。岛津齐彬在藩内推行开明政治,还积极过问中央政局,掀起了一层层波澜。大久保在这些活动中逐渐崭露头角,得到升迁,初任藩记录所书记,后提升为步兵监督,并从中积累了殖产兴业、开化富国的政治经验。

1857年,齐彬之弟久光的儿子岛津忠义为藩主,久光虽在名义上是藩主后见(监护、顾问),但握有实权,藩内保守派也随之抬头。于是大久保想方设法获取久光的欢心。他听说久光喜欢下围棋,并常和吉祥院的僧人乘愿对奕,他就向乘愿学棋。后听说久光想看《古史传》,这套书出版了28册,大久保便设法借到,一册一册地借给久光,每借一次就在书中夹寄自己或「精忠组」同僚们对形势见解的字条,使久光「知道了大久保及其充满生气的集团的存在」。大久保日益得到久光的器重,「精忠组」亦得到久光的承认。

由此可见,大久保确实是善于营造形式解决问题而非鲁莽形式的人,真是在于此次藩内形式的逆转成功,使得大久保在以后的政治生涯中养成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性情。

二、割据倒幕

以萨摩藩力量为后盾和基础,大久保逐渐活跃于中央政界,最初其倾向于公武合体改革,当他得知尊王攘夷激进派有马新七等人准备乘久光进京之际举义,袭击佐幕派公卿的计划时,便断然派萨摩藩兵杀死有马等人,这就是有名的「寺田屋事件」。从中可见,大久保为了达其目的,不惜向早年的政治伙伴开刀的冷酷手段。使得公武合体获得成功,大久保的名声也在中央及各藩传播开来。1863年发生「萨英战争」。英国舰队进攻鹿儿岛,萨摩军民进行了顽强抵抗,大久保是战争指挥官,最后因兵力悬殊,萨摩的鹿儿岛被炮火破坏很重。这场战争使大久保对近代战争有了亲身体验,为其以后的军事活动提供了经验。加速了萨摩藩开国的步伐。他回藩后致力于藩政改革,继续加强同英国的合作,令藩士村田经芳研制出「村田步枪」,又于1865年派五代友厚等15人去英国。时局的发展,使大久保逐渐变成倒幕派,逐渐从公武合体的头面人物转变成割据倒幕的领导人之一。

从1866年到第二年底,大久保在京都住了一年半,以全部力量投入讨幕活动,经过坂本龙马、中冈慎太郎等人斡旋,萨长两藩于1866年2月缔结了倒幕同盟。幕府发动第二次征讨长州的战争,遭受萨摩抵制,萨摩与德川庆喜的友好关系从此中断。岩仓回到京都,与大久保一起成了倒幕的旗手。大久保先后与长州的木户孝允、广泽真臣,艺州的辻将曹等讨论出兵讨幕的问题。讨幕派在筹备武力讨幕的同时,积极准备后于1868年1月3日成功地发动了宫廷政变。紧接着在戊辰战争中大久保担任参谋,以后又任总裁局顾问处理内务,协助西乡等人指挥作战,从而建立和巩固了明治新政权。

三、明治改革初期

1868年(明治元年)4月,39岁的大久保被任命为总裁局顾问,后任参议,大藏卿(财政部长)等。大久保开始执掌明治政府的实权,这位讨幕派领袖又肩负起改革日本内政的重担。1869年3月,明治政府正式迁都东京。

大久保虽从一介藩士跻身于中央政界,但他深知不消平地方势力,新生的明治政府是得不到巩固的。1869年到1871年间,明治政府完成了奉还版籍和废藩置县的大业,初步从政治上削除了诸侯的割据势力。

1871年底,以岩仓为特命全权大使、大久保等人为副使的由新政府主要官员组成的大型使节团开始巡访欧美,这在当时的世界史上是个空前的壮举。身为大藏卿的大久保为全权副使。他们同参议木户孝允、工部大辅伊藤博文、外务少辅山口尚芳等构成考察团的中枢人物。在德国,大久保对德国首相俾斯麦佩服得五体投地,决定回国按照德国模式经营国家。这个考察团经过历时近两年的考察,先后回到日本。大久保是5月26日归国的。对欧美各国的考察打开了他的眼界,更加坚定了改造日本的决心。他认为:要使日本富强,必须「创建制铁业,并採用各种机器,这是当前政务中最紧迫的任务」。他的结论是只有仿照西洋文明,殖产兴业,才能防止欧美列强的侵略,安定日本政局。这是明治政府实现变革的唯一国策。.

大久保利通正当大久保在欧美访问的时候,国内以西乡隆盛为首的留守政府主张侵略朝鲜,以转移士族对政府的不满。大久保得到这个消息立即回国,对于「征韩」问题,大久保绝不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只是感到日本尚不具备外征的条件,当务之急是抓紧学习西方,大力推行「殖产兴业」政策,加速日本资本主义工业化的步伐。于是大久保和岩仓具视结合起来,施展政治手腕,击败以西乡为首的征韩派,把他们赶出中央。这场政治斗争,史称「明治六年的十月政变」。从此以后,以三条实美为太政大臣、岩仓具视为右大臣、大久保为内务卿的专制政治体制成立了。

四、大久保政权

大久保所为的内务卿,是内务省的最高官员。而当时的内务省拥有从县知事到省(部)官员的任免权,且以大隈重信的大藏省和伊藤博文的工作省为左右臂,所以当时的内务省权力极大。大久保握有政府的实权,大久保努力推行「殖产兴业」、「文明开化」政策。殖产兴业的目标,是英国那种发达的工业。日本与英国地理条件颇为相似,都属于面积小、资源少的岛国。所以,日本应象英国那样大抓海运和工业。他同时非常重视矿山开发和铁路建设,强调煤和铁是制作业兴盛的动力。

大久保政权继续推行地税改革,1876年强力推行「秩禄处分」,公布「金禄公债发行条例」,剥夺了武士阶级的俸禄,从根本上瓦解了旧的封建武士阶级,促进了日本资本的原始积累。同时,又大力促进农牧业的发展,引进良种,改良农具等。

大久保还带头推进文明开化。他还率先剪短长发,出朝晋谒天皇,群臣都为此大胆举动惊骇。但十多天后,明治天皇也剪短头发,于是群臣竞相仿效,除去头顶发髻。政府的「断发脱刀令」等文明开化政策终于在最高统治者的亲身示范之下迅速推行。

当然,大久保政权各种政策不能不引起各方面的反对,首先是失去特权的武士阶级心怀不满,如江藤新平的佐贺之乱,西乡隆盛亦为萨摩武士所拥戴而卷入西南战争,这些都为朝廷所镇压。而以坂垣退助、大隈重信等人所领导的自由民权运动,也从1874年开展起来,迫使政府准备立宪,大久保还于1875年亲自出席大坂会议,与木户孝允和坂垣退助达成协议,为日本立宪体制的建立铺平了道路。

大久保虽曾反对「征韩论」,但他绝不是和平主义者。1872年,日本吞侵琉球,1874年侵犯台湾,1875年侵略朝鲜。大久保还亲自担任台湾问题的谈判代表,到北京迫使腐败的清廷交付50万两赔款,充分显露了这个铁血宰相俾斯麦的信徒对外政策的侵略扩张性质。

五、被刺身死

明治十一年(1878)5月14日晨,来东京出席地方会议的福岛县令山吉盛典到大久保的邱宅。大久保很高兴地接见了山吉,听取了他关于福岛县形势的报告,还就福岛县的疏水工程交换了意见。后来山吉想走,大久保挽留他并说:「维新以来已经十年岁月;内外事件频发。不肖利通担任内务卿以来未见政绩,实在不胜惭愧。现在是内外安定,此时正欲努力贯彻维新的盛意。要达到此目的,不得不以30年为期。假如将它分为三期,明治元年至十年为第一期,还是创业期。明治十一年至二十年为第二期,确实这是最重要的时期,整顿内政、充实国力就在此时。利通虽然不肖,但欲排除万难完成此志。明治二十一年以后的十年为第三期,这是守成时期,等待后进的优秀分子继承大业。」以上的话想不到竞成了大久保的遗嘱。

山吉走后,大久保便到太政官(相当国务院)去办公,乘马车来到曲町清水谷。大久保在马车内还利用时间阅读了文件,不料8点左右,遭到石川县岛田一郎等六名征韩党士族的袭击。大久保虽然身受白刃,还厉声呵斥,沉着将放在膝上的文件用绸巾包好,不久倒向前方断气了。时年49岁。

大久保死后,日本政府追赠为右大臣、正二位。并且为他举行维新以来第一场国葬,葬于东京青山墓地。大久保利通虽然因为政敌的刺杀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但他的后继者继续沿着他开创的道路,完成他未竟的事业,迅速使日本成为近代化的资本主义强国。

大久保的一生,可以说是传奇政治家的一生。其本人给人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且眼光长远懂得变通。而且其被称为「东方俾斯麦」,与其所作所为铁血高压也有着很大的关系。无论古代还是现在,都讲求「有能者任之」,大久保利通能够当上内务卿,当然不是浪得虚名。战火纷飞的年代,就是需要清醒的头脑。三国时期的诸葛亮,不出卧龙而说出惊世骇俗的隆中对。谁敢说大久保利通没有诸葛亮的时势远见思维呢?日本被威尔斯评价为「从未有一个民族像当年的日本那样昂首阔步」,应该说这一切都是大久保利通奠基的。当时的日本,需要的正是为社会在茫茫前路指明方向的火炬。而大久保利通则是这把熊熊燃烧的火炬。

所以说,日本开国后的奇蹟,就是这个自称「东方俾斯麦」的铁血相所一手策划的。虽说他英年早逝多少有点遗憾,不过他所建立的一切,足以让日本向欧美列强的野蛮干涉发出最铿锵的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