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样对日本?看历史给我们的答案

Nov 22, 2022 Off By 王红利

公元七世纪的朝鲜半岛,和我国历史上的三国时期相似,百济、新罗、高句丽三足鼎立,高句丽国力最为雄厚,但和隋朝死磕几次后家底也快耗光了,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爆发,国王高建武被盖苏文所杀,傀儡高藏上台,盖苏文大权独揽,为了转嫁国内矛盾他联合百济进攻新罗。

新罗一看,尼玛,2打1啊,我可是有老大罩的人,立马派人向唐朝求救。高宗还真有大哥范,看见小弟被欺负,马上就派苏定方领兵东征,唐军的战斗力真不是盖的,半年左右的时间就灭掉了百济,并大败高句丽。

苏定方带着百济国王等一干俘虏凯旋还朝了,留下刘仁愿和刘仁轨等率军驻守。唐朝大军一撤,百济王扶余义慈的堂弟扶余福信认为复国的机会到了,就联合道琛和尚率一部分百济遗民攻占周留城,反了!看到唐军势孤,不少人先后加入叛军队伍,形势急转直下,刘仁愿被叛军团团包围。

扶余福信还算是一个比较有头脑的人,他并没有被暂时的胜利蒙蔽双眼,他知道唐朝的援军不久就会到来,而自己目前的兵力无论如何是招架不住的。该肿么办呢?他也想到了自己的大哥-日本。

当时的日本还叫倭国,处在奴隶制社会的晚期,齐明天皇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太婆,大权被他的儿子中大兄独揽。要说中大兄这厮还是有点能耐的,掌权期间派兵征讨四方,那也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还干掉了政敌有间皇子并统一了倭国,一时间志得意满,自信心爆棚,认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的军事家。恰逢此时,百济使者前来求援,还带来了几十名唐军俘虏。中大兄一看,我靠,扶余福信这货都能捉到这么多俘虏,看来唐军真是菜啊,我要是出马,那还不是手拿把攥的事儿?于是中大兄开始了全国总动员,倭军怀揣梦想分批向朝鲜半岛进发。

高宗听到刘仁愿被围的消息后忙派刘仁轨率水军紧急驰援,刘仁轨联合新罗军一路勐攻,百济军抵挡不住,退守保孝城。刘仁轨又派兵断了百济军粮道,饭都没得吃了,仗还怎么打?危急时刻,百济不仅没有上下同心反而发生了火併,百济王子扶余丰搞死了他的堂叔扶余福信。刘仁轨趁势勐攻,百济军大乱,退守周留城。

刘仁愿率领陆军对周留城外围展开勐攻,很快击溃百倭联军,直逼城下,周留城依山而建,易守难攻,百济军又多次加固,唐军缺少有力的攻城器械,一时陷入了僵局。与此同时,双方的援军也兼程赶来。

刘仁轨率领的唐新联合水军还没有到达周留城就在白江口与日本水军遭遇了。

唐朝水军7000多人,新罗水军不足5000,加起来12000人左右,战舰总数约170艘。倭国水军42000余人,战船千余艘,还有精锐的百济骑兵在岸上做侧翼掩护。

公元667年8月27日上午,倭军仗着人多势众,率先发起攻击。

隋唐时期中国的造船技术已经非常先进,战船不仅高大坚固,还配备了大量弓弩和火攻战具。倭国的战船大多是渔船改装,倭兵除了手里的大刀铁叉基本没有别的武器。刘仁轨看着毫无章法蜂拥而来的倭国兵船,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唐军弓弩齐发,矢石交错,倭军根本无法抵挡,很快败下阵来,百余倭船,只有少量逃回。

28日,倭军倾巢而出,还是一样的毫无章法,刘仁轨将部队分为左中右三队,将倭军围在阵中,并派两队战船穿插攻杀,日军被围,船只相互碰撞无法回旋,士兵大乱。

刘仁轨作为诸葛亮的高级粉丝,深谙火攻。命令各舰向倭船倾泻火油,齐射火箭,倭军瞬间被火海包围,一时间「烟焰灼天,海水皆赤」。倭军被烧死淹死的不计其数,只有少部侥倖逃脱。

日本海军败的如此之惨,陆军也没有好到哪去,被刘仁愿率领的唐新联军杀的人仰马翻,扶余丰只身逃跑,在周留城内看家的百济王室扶余忠胜、扶余忠志兄弟眼见大势已去,率城内守军、士女及未被杀掉的倭奴兵将,「一时并降」。百济军投降还情有可原,倭军没有切腹自尽实在让人费解,是当时倭人的战刀太钝还是没有养成这个习惯呢?随着倭国大军的彻底玩完,百济复国也化为泡影。

伤心总是难免的,特别是在梦醒时分。

被大唐暴揍后,倭国开始大量派遣使者到唐朝学习,进行「大化革新」,完成了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的转型,并在公元701年将国号由倭国改为日本。

这次战争给日本留下了巨大的心里阴影,老老实实的在家里趴了数百年。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通过过往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出来日本就是一个有严重受虐狂倾向的国家,谁的拳头硬他就服谁,你揍他越狠他就和你越亲。所以对日本,能动手的时候尽量别吵吵,和他讲道理,他是听不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