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江口海战:大唐王朝打得日本天皇俯首称臣

Nov 18, 2022 Off By 王红莲

很多人都知道万历年间的抗日援朝战争,中朝联军,确切的说明军把日本打的大败,粉碎了日本通过朝鲜进攻中国的阴谋,但是很多人不知道,中日之间第一次交手是在唐朝,那一次,唐朝打的日本大败,从此对中国俯首称臣。

朝鲜半岛在唐朝初年存有高句丽、百济与新罗三个「国家」。其中,高句丽军力最强,对中央王朝一直是时降时叛,时慕时倨。高句丽、百济二国联合,大举进攻新罗,新罗向唐朝乞援。众臣商议,最后李绩力劝征辽。此次征伐高句丽,唐太宗总共攻克高句丽的玄菟、横山、盖牟、磨米、白岩、辽东、卑沙、麦谷、银山、后黄十座城,迁徙辽、盖、岩三州户口加入唐朝户籍共七万人。新城、建安、驻骅三次较大的战役,杀死高句丽兵四万多人,唐朝将士死近二千人,战马损失十分七八。后来唐太宗驾崩,高句丽躲过一劫。

唐高宗显庆五年,即公元660年,唐高宗李治命左武卫大将军苏定方为统帅,率领13万唐军东渡讨伐百济。7月,百济军大败,百济王及百官被俘往长安,百济王朝崩溃。

第二年,百济僧人道琛联络百济遗臣密谋复国,两次派使者前往日本乞援,并请求放还在日本做人质的百济王子丰璋。翌年春天,日本天智天皇命阿昙比罗夫率170艘战船,护送百济王子丰璋回国。丰璋归国后,被扶上百济王的大位。随后,他就组织百济遗民对抗唐军。其间,日本企图在朝鲜半岛扶持亲日政权,向百济政权提供了大量援助。

然而,好景不长,龙朔三年,公元663年,刚刚拼凑起来的百济朝廷,因为内部权利划分不均而发生内讧。在百济王丰璋要求下,日本派出重兵入朝参战。于是,白江口海战一触即发。

唐右威卫将军孙仁师率七千援军与刘仁轨会师后,分兵两路进攻周留城。刘仁愿、孙仁师以及新罗王金法敏统帅陆军,从陆路进攻周留城。刘仁轨、杜爽率领唐水军和新罗海军从熊津进入白江口,朔江而上夹击周留城。八月十三日,刘仁愿所部进逼周留城外围。而百济则因鬼室福信之死,士气极其低落,尽管有倭军相助,但还是难以抵抗唐军的进攻。周留城周围的城池,逐一被唐军攻克,百济守军相续投降。但周留城外的任存城地势险要,为周留之扼口,将军克死用兵,唐军围攻三旬依旧不曾攻克,周留城因此得以保全。在刘仁愿率军向周留城进军的同时,刘仁轨率唐和新罗海军驶向白江口,企图朔江北上进逼该城。当刘仁轨所率海军驶抵白江口时,与先期前来的倭国海军相遇。「倭船千艘,停在白沙,百济精骑,岸上守船」。刘仁轨立刻下令布阵,百七十艘战船按命令列出战斗队形,严阵以待。公元663年八月二十七日上午,倭军战船首先开战,沖向唐军水阵。由于唐军船高舰坚利于防守,倭军船小不利于攻坚,双方战船一接触,倭军立刻处于劣势。倭军的指挥员慌忙下令战船撤回本队,其指挥互相计议说:「我等争先,彼当后退。」遂各领一队战船,争先恐后毫无次序地沖向早已列成阵势的唐海军。倭军坐井观天,妄自尊大,竟然认为将智兵勇,唐军见之,必然自动退去,于是浩浩荡荡地闯进了唐军的埋伏圈。唐军统帅见倭军军旅不整,蜂拥而至,便指挥船队变换阵形,分为左右两队,将倭军围在阵中。倭军被围,舰只相互碰撞无法回旋,士兵大乱。倭军指挥朴市田来津虽然「仰天而誓,切齿而衅」,奋勇击杀,直至战死,但亦无力挽回战局。不过片刻之见,倭军战败,落水而死者不计其数。

当时,倭人好像还没养成临败自己用刀掏肚子的习惯,一系列小矬个子军将,通通跪伏于泥淖之中,听凭唐军与新罗军发落。五、六万倭奴军,死的死、伤的伤,降的降,跑的跑。

日军在朝鲜的惨败证明了当时日本根本不是中国的对手。于是,日本连连派出「遣唐使」赴华,对中国朝廷恭敬有加,并学习中国的文化和工艺,以此改造日本。在此后的1000多年里,日本就游离于中国的朝贡体系之外,对中国充满敬仰之情,积极向中国学习,它的许多制度、文化习俗,都是来自中国的影响和薰陶。

直到16世纪,进入了丰臣秀吉时期,日本才出现了大变局。丰臣秀吉是第一个以征服朝鲜半岛、进一步征服中国为目标的日本野心家的代表。他提出了三部曲,先征服朝鲜半岛、再征服中国。后来的甲午战争也是一以贯之的思路。这是日本的战略选择,恐怕至今从来没有变过。因此,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中国人民必须提高警惕,不能让甲午战争这样的历史悲剧重演。

欢迎关注历史百家争鸣微信公众号:ihxory,跟我们一起探讨过去那些事,本文为历史百家争鸣鲁速原创综编,部分资料来自网络。未经许可,严禁转载!